柚屿

浪漫自殺:

克隆人戰爭讓我猛虎落地一樣地拜倒在老王的絕地袍下,丟一個滿是肉的angry sex外連連結:


http://mittakus.weebly.com/star-wars/august-07th-2017

大泰迪的nutella与晕菜:

"我很高兴你选择让我独自前来",震荡波俯下身对声波耳语,“我会修好它的”




------

对papa只把自己给大波一个机看

画虎子们的小尖爪子特别好玩,而且真想和击倒美人做闺蜜,如此精致的男孩子,要真出手剧情走向估计就my boyfriend is gay了

【擎蜂】酷暑

三尺云狼:

依旧是tfp世界观,OOC是我脑子里还没蒸发干的水。


在正午上班的路上看到暴晒的车辆突发奇想。爆缸现象参考朋友的解释跟百度百科。


真的,太热太热太热了!!这天气我要活不下去了!!!


此文是给自家CP: @TOFE 的军训贺文。


最后,还请各位读者多多包涵啦!


 


 


夏天的太阳——对于大黄蜂来说简直就像是个仇敌。基地的位置处于野外荒芜的土地之中,四周围连颗树都没有,更别说是清凉的地方。只要一踏出基地,迎面而来的便是那热里带着沙的风。大黄蜂认为能在这种环境下生存的碳基们丁点儿脆弱的样子都没有。


 


 


扑面而来的细沙把他蒙了厚厚的一层灰。大黄蜂用清洗液和雨刮擦了擦车窗上的尘埃。他正行驶在巡逻的路上,如果一无所获的话,他会按约定好的时间去接拉斐尔放学。


 


 


车轮正在滚烫的地面上快速的转动着,飞溅起来的砂石卷入车底,让大黄蜂倍感难受。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过灼热的缘故,这短时间霸天虎们了无音讯,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在这个难过的季节里,也算是个好消息。


 


 


例行巡逻结束后,大黄蜂驶向拉斐尔的学校,因疾驰而产生的风没有丝毫凉意。大黄蜂减慢了车速,他怕再这么开下去轮胎会承受不住负荷。车内逐渐升高的气温让大黄蜂已无心留意周遭的状况,他甚至连广播电台都不想听,只是机械性的避让车辆,红灯停,绿灯行。


 


 


以至于拉斐尔上车的时候立马感觉到了不对劲。车内太闷,太热了。而他的搭档大黄蜂太过沉默。


 


 


“嘿?小蜂你还好吗?”拉斐尔挂好安全带后敲了敲方向盘,语气十足的关心。


 


 


“beep……”有气无力的电子音传进了拉斐尔的耳朵里。


 


 


“我觉得你该把窗户开一开,这几天确实有点热过头了。”闻言,大黄蜂听话的把窗户打开,但明显没有什么好转,里外一样燥热。正是下班放学高峰期,大黄蜂被太阳毒烤了半个多小时才终于开上回基地的偏僻小路。


 


 


拉斐尔原本趴在车窗上往外看风景,这条路极少车辆行驶,因此他可以放纵那么一小会儿,毕竟车内真的太过闷热了,拉斐尔觉得自己都快不能呼吸。他一路没少和大黄蜂说话,但对方今天状态极差,一开始还会回他两句电子音,后来发出的音节都凑不成话语。拉斐尔只好不再打扰大黄蜂,但随即他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寻着源头望去,他发现大黄蜂的引擎盖正在冒烟。


 


 


随之而来噼里啪啦的炸裂声彻底把拉斐尔惊醒。“小蜂!? 哇喔——!”突如其来的摇晃把趴在车窗边的拉斐尔甩回了座位上。


 


 


若不是车速渐渐慢下来然后停下,拉斐尔都已经把遗言写好了。他赶紧下车查看大黄蜂的情况,期间拉斐尔一直在叫大黄蜂的名字,对方的回应断断续续,让拉斐尔不禁怀疑大黄蜂已经在下线边缘。


 


 


拉斐尔是个天才,可是他承认自己并没有研究过汽车人的身体结构,这种专业的操作应该留给专业的人,于是他立马拨通了基地的通讯器。


 


 


“什么?大黄蜂在回基地路上抛锚了?”救护车满脸的不可置信,难道是上次装变形齿轮的时候没装好?不应该啊……无缘无故怎么会抛锚?


 


 


就在救护车冥思苦想的时候,擎天柱皱着眉头走到了通讯器面前,早在听到大黄蜂三个字的时候他就已经有点按捺不住那股担心的感情了。“救护车,能打开环路桥吗?”


 


 


“很不巧,这该死的高温把环路桥烧坏了。你可能得亲自过去一趟。”救护车正打算把定位共享给擎天柱,转头却发现对方已经变形离开。


 


 


擎天柱飙了自从来地球后的第一次车,赶到大黄蜂身边只花了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明黄色的肌肉车还在冒烟,擎天柱让拉斐尔进车内查看温度表,果不其然温度表的指针已经指向高温度区。


 


 


四周没有阴凉的地方,好在时间已经偏晚,太阳光没有像正午时那么毒辣。擎天柱唤了大黄蜂两声,回应自己的是虚弱又带着点委屈的电子音。看样子是没办法变形了。擎天柱打开了大黄蜂的发动机罩散热,又仔仔细细的绕了大黄蜂好几圈。看起来是没什么别的外伤了,才把大黄蜂装进车厢里朝基地开去。


 


 


跟刚刚完全相反的情况,回程擎天柱开得很慢,很稳,生怕颠着身后的病患似的。


 


 


经过救护车的一番检查,确诊为高温导致活塞膨胀而卡在了气缸里。还好情况不是太严重,不过牵连了变速箱,一段时间内是不能随便乱跑了。


 


 


被“修理”了一顿的大黄蜂靠在墙上面色憔悴,他此时此刻还是觉得不舒服,活塞卡在气缸里的感受真的不太妙。最重要的是他这么狼狈的样子竟然被擎天柱看见了,干脆让他在那条路上冷静个一晚上算了。


 


 


“回充电房去休息下吧。”在大黄蜂愣神的时间里,擎天柱低沉的声线传进了大黄蜂的接收器,发呆被发现的窘迫使大黄蜂慌乱的发出了一丝不明的蜂鸣。接着整个就被擎天柱温柔地抱起。


 


 


“明天开始中午的巡逻交给我。”


 


 


他感觉面甲正在升温发烫。


或许这就是中暑吧。


 


 


大黄蜂心想。


 


 


END

找个没人的地方悄咪咪的发一下…真的好开心啊我拿了两个A*耶!!!

【主闺蜜组】《刺》

闺蜜组的粮也好吃

过眼云:


微BDKO/病娇红预警/剧情回归火种源/幼儿园小班文笔


    “报应号”。


    “Scream。我想我们还是分头行动好些。待在一起躲着那群东西...搞不好...”船舱内,一个黑暗逼仄的回廊转角,两具纤瘦的机体正竭力蜷缩着紧挨在一起。击倒锁紧了眉,尽量将从发声器中传出的声响降至最低。当听到不远处那些如饥似渴地寻求着能量体的愚蠢傀儡口中“嘶嘶”作响,零星忽远忽近的沉重脚步声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舱壁时...击倒立刻噤了声。二人无一不清楚他们现在的处境危如累卵。


    “我说...我们两个都得变成那个鬼样子。”待那些可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击倒才长吁一气,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吐出后半句来。


    “听起来可行...Knock。一旦有什么突发状况,务必第一时间用通讯设备联络我。当然呼叫声波也可以,让他把你传送出这个该死的鬼地方——现在,终于知道飞行载具的好处了吧。”红蜘蛛偏过头看向紧贴在自己身旁的密友,昔日里面对lord油滑谄媚的声线此时此刻却异常沉稳。“总之,Knock。无论发生什么,或是我们将一起葬身在这艘船上...我都很荣幸,能够曾经同你一起为Megatron大人效命。”


    这番类似道别词的话语精准地落入了击倒的接收器内,他顿时感觉到自己的面甲骤然升温,令他不适应的温度蒸腾着那双极其优美的黑色光学镜片,深红色的瞳孔在紫色的工作灯之下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
    面对着一反常态的红蜘蛛,他看起来还算是轻松。可只有他自己了解,体内的CPU已然生出了他不愿面对、亦不愿处理的未知情感。这种情感类似忧虑,近乎悲怆,如此陌生,并且凶狠地灼烧着他体内那颗燃烧着的火种,阵阵从未有过的怅然让他无所适从。眼前那双猩红色光镜近在咫尺,清晰的倒映出他因窘迫而少了几许冷傲的绝美面甲。
    “我...我也一样,Scream。我一直很欣赏你,无论是涂装,还是...嗯咳,我说——待会一定要注意安全。”莹白的面甲上清浅泛着些许微红的色彩,动人异常。


    “这样,我先撤离,你在这里稍等一下...”击倒暂时压下那些令人称奇的情愫,稍稍探出头探查了一下周身的情况,确定好危险源在安全范围之外后,起身欲行。


    意料之外,他突然被身后人拉扯住了手臂。一股令他难以挣脱的力量将他桎梏在那具银灰色机体的怀中。击倒受到不小的惊吓,拼命抑制才没使那声惊呼脱口而出。


    黑暗的角落之中。明明是两个无需呼吸的TF,可那令人耽溺的灼烫气息却将他们紧紧包围。击倒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态压伏在红蜘蛛的机体上,尖长的双手抵上他并不宽厚却令人心安的坚实胸甲。他带着惊愕望进那双狭长的猩红色光镜之中——它们此刻正翻滚着被主人竭力隐忍着的狂澜——击倒企图从中找到驱使他做出这令人讶异的动作的源头。


    来自医官机体表面散发出的冰冷香气似毒蛇般将他的理智紧紧禁锢。此刻的医官已然收敛了昔日狂傲凌人的冷艳气息,双镜之中,迷茫无助占去了主调。
    红蜘蛛尖锐的指爪轻抚过对方无时无刻不艳丽夺目的鲜红色胸甲漆面,复杂的眸光沿着指尖不动声色地爬上那张面甲——似碳基世界的白玉一般拥有无上的魅力,足够令所有赛星人惊艳、沉沦、为之倾倒...他实在迷人得过分。红蜘蛛唯独不会吝啬对击倒靓丽外表的赞美。


    深深地对上所爱之人不解而探求的目光,红蜘蛛几乎无法控制那呼之欲出的澎湃情感。


    后来击倒只记得当时自己的CPU内一片空白。愣怔了几秒之后才迟迟意识到,自己正在被他掐住下颏,紧紧地覆住了双唇...来自那人的动作异常温柔,那种温柔令他无暇顾及他们二人的身份、处境,甚至是道德、常理...以至于后来的日子里,击倒时常回忆起这令他不可思议的一幕时,都需要重新思考——这场景到底是否曾在那个地方,真真切切的发生过...


    当时的他没有任何反抗。他不想反抗。


    危机四伏的船舱内,奇怪的暖流蜿蜒在二人交织着的每一寸管线之中。唯恐伤了那人分毫,来自红蜘蛛的动作轻柔万分。金属舌小心翼翼地探入温热的口腔,渐渐贪婪地舔舐、索取着,细细描摹着他贝齿的轮廓,二人来不及吞下的电解液沿着击倒柔软纤薄的唇瓣徐徐滑落,甜美而淫靡。来自面前这个TF过于赤裸的占有欲令击倒无法抗拒。须臾,他撤出抵着红蜘蛛胸甲的双手,轻轻环上了他纤细的颈,不受控制地迎合,迎合着这个缠绵到随时有可能溢出红蜘蛛满腔柔情的吻,试着感受自唇上荡漾开来的深切爱意。


    连击倒自己也不甚清楚,自己为何要回应红蜘蛛。


    自始至终,这个唯独对于感情方面锢聪塞明的医官认为,他的火种只为死火一人跳动——
    只为那个傻大个、那个说谎者一人而燃烧。


    机体摩挲碰撞的声响巡回在狭隘的空间中。红蜘蛛很快反应过来,那个小医官正在轻轻回应着自己。虽然不甚强烈,也有些踌躇的意味,但这浅淡而并不坚决的回应却足够让他欣喜若狂。他内芯战栗着,不由得加重了所施加的力量。


    击倒片刻的恍惚后,CPU才迟迟接收到来自下颏的痛意——红蜘蛛他太用力了。他不想将这大煞风景的话说出口,于是敛下光镜默默地承受着。


    二人本都是霸天虎军中一顶一的聪明人。此刻却像是两个不谙世事的幼生体一般,做着不合时宜的傻事。


    “去他炉渣的僵尸吧...”红蜘蛛芯下如是默念。


    “唉...Knock...你不明白...你一定无法理解...”黏腻的轻唤似梦魇中朦胧而缱绻的红纱,将二人的芯紧紧相缠。击倒在这一瞬间的迷醉之中近难自持,红蜘蛛动人的声线是那样温柔有力,却又隐隐绰绰,令他无法抓紧。恍若出现于某个漆黑的深谷,声声呼召着他的灵魂,邀他共同堕入一场子虚乌有的幻梦---只有他,和自己。


    “Scream,这...”


    绵长的一吻终了。击倒几欲无法抑制全身上下汹涌着的燥热,后置面板内泛起的生理需求令他更加羞愧难堪。面对眼前完全不受控制的情况,他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才能够掩饰掉自己前所未有的惊慌。他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开口。


    “Shhh...Knock,什么都别讲。我再清楚不过,你不爱我。”红蜘蛛看不见。那一刻、在爱人面前,自己妒火中烧的样子到底有多狼狈。“你可能永远都不会爱上我。几年来,我在战争之余最常进行的一项工作就是嫉妒死火那个榆木脑袋,甚至夜不成寐——真像个可笑的疯子。尽管我一万个不愿承认...他凭什么可以独占你,我又到底比他差些什么...样貌?能力?官职?我明明...”红蜘蛛芯下泛起阵阵恼人的涩意。一如他无数次午夜梦回,脑海中浮现起那张美丽无俦的面甲时,胸腔内所产生的---令他悲哀到极点的低微情感。


    击倒是个功绩累累的狂派医官,更多人亦乐于给他冠上美人的标签。红蜘蛛保留了以上两者。然而在他芯中,击倒更像是一位高贵典雅的艺术家——一位优秀的舞者。他灵秀魅人的身形在他面前时隐时现,无论是工作还是暇余,他时时刻刻都保持着完美的样态,举手投足间便是一副绝佳的景致。


   击倒是完全能够让人一眼惊艳的TF。他自知,却不以为意。只消他静静站在那里,那道艳红的身影、那别样的绝代风采便如同掠影一般,永久地聘婷在所有人的心扉。


    他不曾在意自己为任何人投下致命的蛊,亦不曾在意为他们制造出那些甘美而痛苦的回忆。他清楚。即便自己不做些什么,那些人都会为了他趋之若鹜。


    红蜘蛛便是其中的一个。


    高傲如他。他不愿向这疯狂的痴念低下自己高昂的头颅。不止一次,他妄图摆脱这与魔咒无二的监牢。可是,或许他自己也懂得这个毫无逻辑的道理——他何尝没有能力摆脱?只是...他自己不愿罢了。不愿让生命在这暗无天日的“报应号”上、近乎无限延伸下去的冗长时光中,失去唯一鲜活的色彩。他不舍得放弃这哪怕是丝缕的强烈情感,他不舍得...


    那并非是什么将他监禁的怨念,而是他自己一手制造,却难以抵御的心魔。


    击倒静静地注视着红蜘蛛的双镜——那明了可循的迷恋与痴狂翻搅着、沸腾着直映入眼,像是把无形的利刃狠插在他的火种核上。击倒偏过头雕看向他处,不敢再与其相望。


    不对。他明明不会在意。


    是这样吗...


    “Scream,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你不是他...也永远都不会成为他...”


    他对不起红蜘蛛。仅仅是因为他支付不起用来抵消这份昂贵感情的费用。


    即便如此,就算你爱我至深。


    红蜘蛛。


    你不会把我的安危放在首位。
    你不会在失去一只光镜之后反过来一遍又一遍地絮叨着安慰我的话。
    你不会像他一样在乎我的漆。
    你也不会跪下身来为我抛光。
    ... ...
    你怎么会做这些愚蠢透顶的琐事呢。


    不可否认,在你身上拥有我欣赏的一切:屡败屡战的毅力、不可一世的骄傲、永不餍足的野心、独立自由的灵魂...可这也正是我们最难打破的隔阂所在。


    车轮追不上机翼。


    你和死火。你们同是我最亲密的人。可以上这些...足够成为为什么我时常在说
   “要是死火在就好了”
    而不是说“要是红蜘蛛在就好了” 的理由。
   
    你不会明白...你不会明白我因何而爱,就好像你不会明白我为什么会将那炉渣药剂注射在在死火那具已经消亡的机体上一样...


    “Starscream,我想我们忘了自己的处境。用当下的时间谈论这些,你知道,这并不明智。”


    “可你还是陪我做了不明智的事,Knock。你本应拒绝。不是吗。”


    一针见血。
    击倒最不愿面对的情况被他再一次提起。他内芯在挣扎。


    空气仿若凝固良久。


    “听好了,如果我还能活着,我有句话要讲给你听...现在,别害怕。”
    “What?Scream?”
    突如其来的一句没有逻辑可循的话。击倒神色茫然地望着他,CPU还在处理着这话最终想要传达的信息。
   
    刚刚,他身陷囹圄。却未注意到在他背后...
   “死火”,或是说塞拉斯。那摇晃着的高大的躯体正张开巨口将令人作呕的异形舌以极其迅猛的攻势伸向他的颈。


    来不及击倒作出任何反应。在看到仅剩一只的金色光镜闪烁在击倒的身后时,红蜘蛛便惨淡地笑着说完这句话,先其一步迅速翻过身将击倒护在身下。


    后颈传来冰冷的痛感,他被感染了。
    “Ouch...这玩意咬人还挺疼的...”


    不过,也不会疼太久...


    红蜘蛛竭力维持着神经系统的运作,艰难地抑制住对超能量体的强烈渴望,颤抖着将双臂撑在击倒头上方。最后一眼,深深地望向他因震惊而盈满透明液体的光镜。


    若是宇宙大帝肯放他一条生路。他发誓,他决不会让这双光镜再留下哪怕一滴的清洗液。


    他还有机会吗...


    急于星火,思考即是浪费时间。红蜘蛛翻身跃起,照准塞拉斯的头雕狠命一击,看着被毒素侵蚀的迟钝躯壳倒向回廊深处,他毫不犹豫将装有导弹的左臂死死捅进他的的火种舱。


    “不...Starscream!”


    剧烈的爆破声回荡在船舱中。


    经历了机体被毁、失去光镜、被人亵渎尸身、饱受病毒感染的摧残后...
    宇宙大帝终于饶恕了死火。


    而红蜘蛛...


    “不!”击倒哽咽出声,口中尽是清洗液的苦涩。


    “Starscream...Starscream!你别吓我...你...”
    击倒踉跄着扑了过去。


    他跪坐在红蜘蛛的机体旁抽噎着,低下艳丽的头雕无力地抵上了那人已经熄灭的幽黑光镜...像是个不懂医术的小工兵一样,他双手剧烈地颤动,按向红蜘蛛胸前那片巨大的伤口。大量的能量液汩汩而出,顷刻间浸透了他的十指...


    最有效的医疗方式绝不是这个。他趔趄着站直身子,并不吃力地抱起红蜘蛛残破不堪的纤细躯体,感受着他的体温正以一种令自己不安的速度流逝着...


    “傻子,傻子!”


    巡逻的工兵纷纷驻足,望着那个身影哭着奔向医疗室。


    “不...你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我会治好你...我一定会的...”


    他怎么会那么傻。
    他怎么会傻到以为死火就是他的一切。


    甘愿为他付出生命的人太多。
    可唯独最后一刻,实现它的人是红蜘蛛。
    是那个原本目空一切甚至不把Megatron放在眼里,却仅为了谋求生路将自己卑微到尘埃里的人。


   他曾动用巧舌、倚仗着超群的能力无数次求得那个不容背叛的暴君的谅解;
    他也曾命悬一线,苦苦周旋于两派之间最终却依然能够得以生还。
    他惜命若渴。所有的低头、示弱、饱受冤屈,所有的退而求其次...无非就是希望看到自己登临绝顶独握大权的那一天。


    他是万人眼中罪状滔天的恶人,唯独是他一人眼里的英雄。


    可现在,这样的一个人。为了护他周全,却选择了与这同他伟大抱负相比不值一提的的丧尸同归于尽。


   “别害怕。”
    他熟悉而平稳的声线回荡在接收器中。


    “...Scream...若是救不回你,我就陪你一起走...”


后记:


    经年似水。
    近千万年的战争过后,塞伯坦终于焕发了应有的生机。


    “红蜘蛛,你会不会为我当时那一棍子生气呀?你知道的,人家也是没办法了才...”
    “哼。疼是挺疼的,可我没你想的那么小气。我又不是你,漆被刮一下都要叫上半天。”
    “你别眉毛胡子一把抓!不能刮坏我的漆!这是原则。”


    “喂,Scream。你还记不记得你那天,你在船上对我说的。如果你活的下来,就要对我说一句什么话来着...”
    “哦,那个...我啊。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我爱你。对着我的火种起誓。Knock out。”
     “呵呵。令人芯动。可如果我说,我不爱你呢?What'r u gonna do?”
    “Wait.直到你肯回头看我一眼。”


    “Starscream。”
    “嗯?”
    “你愿意,让我成为你的火伴吗?”
    “Well...不,等等...你说...什么?这...噢...我的火种源啊...我...我是想说...不,该死的,我太激动了...”
    “啊哈。你是在说你答应了吗?”
    “当...当然。这,你什么时候开始决定的?”
    “Just now.你说等我的时候。怎么样,现在想反悔还来得及哦。”
    “决不!Knock...我爱这个归队礼物。”
    “我想,我也是的。Scream。”


——他们不知道 你的每一根刺
都是对抗全世界 也要爱我的姿势


---THE GOOD END---


同好宝宝们,这里过眼云~
喊我小云、小茕都OK的
本命KO、MOP 喜欢的cp很多啦~
主嗑MOP BDKO 闺蜜组 烟击


虽然在TF这个圈子里已经不算新人了,然鹅这是第一次写文&发文...感觉真的敲紧张!改了好多遍依旧觉得自己文笔捉急嘤...哭唧唧。希望得到各位同好宝宝们的批评指正(认真脸鞠躬)~


在这个随手一抓都是大触的圈子里瑟瑟发抖的我。


如果踩到雷了在这里道歉呀(´๑•_•๑)


K列K列:2226102332
同好宝宝们还可以把门牌留在评论区~
(写的这么辣鸡你还想有评论)